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ABBS Media
□ 本文发布于
2009-07-30 14:21:58

□ 阅读次数:8738
 
公共艺术是城市综合体的一部分
钱大经
A+C:近两年,您在公共艺术领域慢慢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但听说您最初是从事纯美术的创作,而现在更应该称您为公共艺术的实践者,这一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钱大经:社会情结一直影响着我们这代人的理想和选择。我们这代人对“改造社会的人文环境”有着执着的坚持,在当下消费社会中,也许这种说法显得有些过时了,但是对我来说,对社会保持一种有距离的批评与针砭,不如透过设计实践,改进人文环境,来的更有意义,也永远不会过时。

中国美术史上有个著名的“85美术新潮”,外来的美学思潮对国内主流的美术思想产生了很大的冲击。我当时是所谓的弄潮儿之一,因为在我的理想中,依靠原有的教育收获去“改造社会”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毕竟纯美术的表达形式所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接受了新的思想之后,我不再满足于纯绘画的教育,开始尝试一些不同的艺术形式与手段:壁画、装置、雕塑等等,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公共艺术的萌芽,只是觉得艺术的表达形式应该更丰富多样一些,也许一幅壁画,一件城市雕塑,它所能发挥的作用比普通的架上绘画影响会更大。

其后在国外的这么多年,依靠艺术的手段为社会服务,这样的想法逐渐坚定起来。国外的公共艺术、城建是一个综合的艺术系统,这个系统相对的比较健全,公共艺术在表现城市的风貌上,和画廊里边的艺术品不同,是另外一种表达形态,效果也十分的明显。接下来的实践和学习都更让我坚定了这样的信念:纯美术的形式作为精英文化的表现手法,是一种小众的活动,而要想和社会有所关联并担负起一定的社会责任,一定要在公共艺术领域有所作为。

A+C:您如何看待公共艺术在现代城市化运动中的作用?

钱大经:从潜力上来看,咱们国家的公共艺术有巨大的生存空间和巨大的市场,虽然从原则上来讲,我们国家还没有具备真正的公共空间,但是作为物质空间来讲,它是存在的,是值得为之付出努力进行探索和引导的。因为城市建设是前进的,城市中的硬质景观:高楼大厦、街道、各种现代的交通等已经使得城市越来越现代化,这就带来一个新的城市人文空间,毕竟人是城市生活的主体,一个城市如果没有人的行为,就不能称之为城市,而只能是一个建筑群。既然有人的行为,就要有人文关怀。


公共艺术是人文关怀的一种体现,是城市品牌的一种彰显手段。城市有自己的魅力系统,有它的本质因素,也许经济指标能看出一个城市是否富裕,但一个城市有没有魅力,首先看它的品牌认知度。比如上海,它的品牌认知度是公认的;比如北京的鸟巢还有其它比较有名的建筑,它的形象影响力就会大过某个小城镇中篮球场、体育馆之类的建筑。其次是文化的凝结能力,比如强势的北方文化,基本上是在整个中国的范围内散发着它的魅力并且影响着包括南方城市在内的文化生活。再次是文化吸引能力,比如以经济为目的发展旅游,推广消费市场,等等。实际上它也在提高一个城市的文化吸引能力。品牌认知度、文化的凝结能力、以及城市的文化吸引能力这三者统一起来就是一个城市的魅力系统,都是和人文关怀联系在一起的重要联结点。

公共艺术起到的作用就是增加城市的魅力,提高城市本质的视觉认知。比如说你到南京来之前,首先得到的是这个城市的经济数据,你会觉得这是一个还不错的中型城市。但真正来到这个城市,也许第一眼看到了南京的鼓楼,第二眼看到新街口,第三眼看到1912时尚街区,这些片段构成了这个城市视觉的认知度。通过这个认知度的评价,你也许会觉得南京的绿化还不错,人文景观不及北京,标志物不够多,等等。

因此,城市本质的认知和它的建筑和标志物是相关的,而公共艺术就是把这种相关性形成为一种表达系统,这就是城市的视觉认知,这个视觉认知很大程度上是由公共艺术这个呈现系统来完成的,它是城市的内在魅力的外在呈现。

A+C:那既然公共艺术是彰显城市魅力的手段,是城市人文关怀的体现,那在整个城市综合体中,公共艺术是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实践过程中,更应该和城市的其他方方面面的因素综合起来考虑,您同意这样的观点吗?


钱大经:是的,大体上我同意这些观点,但公共艺术和城市雕塑在作为城市综合体部分的同时,也有它们自身特点与属性,认知这些特性,有助于整个人文环境的丰富多元。首先,从公共艺术本身的限制性来讲:公共艺术是一个系统而不是几个点,从公共艺术广义的空间要求上来讲,它既然是个系统,就要跟整个城市的空间一起讨论。公共艺术其实是一种不自由的艺术形式,它跟之前提到的一些精英艺术、前卫艺术不同,它必须第一时间由公众来评价,它受到诸多因素的限制:地域文化的条件限制、地理条件的限制、经济能力的限制,等等。第一,要体现本土文化、地方特色,这是对本土文化依据的尊重;第二,社会环境的限制,这个社会环境包括政府的素质,老百姓的欣赏水平等,这些都会对公共艺术提出不同的要求;第三,是人文心理的限制,老百姓怎么想的,习惯,民俗,对外来事物的接受程度,对现代关系的感知等等;第四,是经济能力的限制,对公共艺术的投入,特别是资金的投入。所以,公共艺术是一种不自由的艺术,它受到各种公共关系的制约,它实际上是对包括空间环境在内的诸种因素必须处处兼顾的一种物质化形态,这就要求它必须是一个融合在大环境里思考的东西。对周围空间的思考,不仅是物理的空间,还有心理空间。

其次,从公共艺术本身的蜕变规律来讲:公共艺术,以雕塑为例,有个自身的蜕变规律。古典雕塑到现代雕塑再到当代雕塑,它有自身重要的转变规律。波菊尼曾说过,雕塑必需打破封闭性外形,过去都是以人体美学为基础做雕塑;其后的现代雕塑萌芽,已经不再满足这样的要求,从罗丹开始生化出一个理念:即所有的生命动力从一个中心点,由内向外扩张,这样的原始张力直接提供给人们进行现代雕塑的依据,人们认为必需抛弃一切,必需废除掉那些确切的线条和封闭的轮廓。因此,过去古典主义的雕塑家们,比如米开朗奇罗,他们的雕塑,很明确的人物,整个是封闭的,是一个很完整的观赏系统。现在要求将人体打开,放到环境之中去,这样就必然会成为各个不同体块,每一体块本身就应该是个独立的故事。因此,后来出现的一些雕塑,就已经不是完整的人形,基本上不那么写实了。

现代雕塑已不在乎这种封闭的美学系统,而是将它打破,把里面的块面解放出来。既然传统雕塑到现代雕塑,已经转变得很抽象,那么再往前走一步,找到本质性的理念去思考,比如说分崩离析的东西,表现一种分裂的形象,它的线性是张开的;或者一种崇高向上的东西,它的线性是往上伸的,或是向地面铺排的……但这种抽象的思考无时无刻不是跟它周围的空间或环境联系在一起,因为它必需有一定的空间才能允许它向外铺开、往天空中升起。雕塑被还原到本质性的点、线、体块,而成为纯粹空间的一部分。

再次,现代雕塑要满足现代城市空间新的适应性要求:什么叫现代城市空间?我在国外待了15年,前两年回来震惊地发现:南京的地平线早就不是过去的一马平川,而在15年前,南京的最高点是37层的金陵饭店高楼。现在南京的城市空间,不言而喻,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在这种视平线大变样的空间里面,怎样来进行现代城市雕塑的创作和思考呢?也就是说,现代雕塑怎样来适应新的城市空间呢?


现代城市的发展提供了跟以往完全不同的场所和空间关系,我们没有过去那种半乡村半城市的空间氛围,也没有那种小桥流水似的小空间来提供给我们细细把玩,现在许多城市的空间状态已经是大工业时期,甚至是后工业时期的状态,早已超越了传统雕塑的古典主义气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做的东西怎么来适应呢,所以现代雕塑要适应这种新的空间关系就必需调整,必需表现出新的特征来,这是个宽泛的要求,当然新的雕塑形式对新的建筑也有相互的影响,这也是关系调整的一部分。

复次,现代技术和材质开发也使得现代雕塑呈现更加多元的展示状态。现代建筑促使许多新技术和新材质的开发,就像建材发展到现在,已经从90年代的瓷砖黏贴,发展到了新世纪铝塑板、玻璃幕墙等等,这些都为建筑和雕塑带来新的面貌。现在应用复杂多变的材质效果,比如说烤漆,电子喷溅等等表面的化学处理,能带来意想不到的视觉效果。还有电子技术,光纤雕塑,可动雕塑等,都把雕塑带入一个空前迥异的物质与精神层面的崭新的现代艺术情境之中。材质和技术使雕塑产生了新的变化,产生了新的要求,例如视觉的要求,功能的要求,环保的要求等等。
除了新的材质,还有新的技术出现,我们看到建筑上所谓的高技派,他们最早的代表作是法国的蓬皮杜中心,外形像一个冷却工厂。当时作品出来的时候,法国民众哗然,觉得是一个怪物,跟古典美学传统不搭的一个现代的“怪物”,管子、烟囱诸如此类,全部是工业部件暴露在外面。这样新的建筑形式,对雕塑创作也刺激和提供了很丰富的想象和发展空间。

最后,现代雕塑带来美学观念的转变:一些特殊的复杂结构,就像上文我们所说的暴露结构,利用一些非常精致的工业化构件,表面呈现出现代科技之美,材质之美,那种光滑的、很强硬、精致的表面,都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传统美学封闭的标准打开之后,暴露美学被大家承认了,这种复杂结构的美学,已经成为很显性的美学发展方式,这就是美学观点的变化。

公共艺术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要有与人们交流与互动的功能,也就是公民的参与性,这是公共艺术,或者说是城市雕塑未来的功能和属性。我们要打破过去雕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心理定势,将来的城雕我希望它有一种参与功能,一种互动模式,不仅仅是物理参与,还要有心理参与。

还有,雕塑本身的形式美感、视觉张力,也极其重要,它能为整个城市空间加分或减分。现代空间里面,没有一定视觉张力的雕塑,是解决不好与城市空间关系的。比如以一个城市的空缺或补点做一个雕塑,如果我们对雕塑空间要求的认知度不够,那么很可能做出来的就是不引人注意的,不引起空间视觉张力的一个东西,就不是公共意义上的一个雕塑,甚至不能叫城市雕塑。

雕塑的空间的张力,我们称之为视觉占有率。一个空间里面,雕塑的视觉占有率可能是80%,也可能是20%,也可能为零,因为人们可能一掠而过,根本不会注意。如果对周围的环境不结合起来思考,它可能视觉占有率就是为零。

A+C:您能从城市综合体的层面,从公共艺术特定角度,谈谈对雕塑创作的期许与要求吗?

钱大经:传统意义上的架上雕塑在西方现代城市景观中,基本已处于边缘地带,这是现代城市的公共空间要求所决定的。公民社会、共有空间、高端科技、材质开发所形成的现代语境,使人们所处的生活空间具有了一种不同以往的公共关系,它的核心内容是:现代语境中,不同的心理体验、不同的时空存在,都可以结成一种广泛的包容性的关系。


公共艺术正是这种关系的人文表达,其主要载体—雕塑正成为这种表达的视觉焦点。而雕塑的本质属性—公共性,也被重视并彰显出来。以适应这一公共关系。“公共雕塑”这一观念随着城市现代化运动日益被人们接受,在现代城市空间中,它不再是无关轻重的“补景”,也不是封闭性的观赏单体。更不是架上雕塑、庭院雕塑的简单外移。

成功的公共雕塑作品,必然与它所处空间的各种因素相互关联:物理空间尺度、视觉控制力度、色彩、肌理、材质与周边空间实体的匹配,整体环境的气质品味把握,进而是对深层次的文化背景、公共精神的探究。

在我国建筑硬件已拥有诸如鸟巢、水立方、CCTV大楼等作品的今天(它们更多地体现的是技术进化的意义),我们对包括雕塑在内的公共艺术景观等软件有无系统的整体的规划与思考?是否仍处在建筑归建筑,雕塑归雕塑的传统思维定势中?在现代空间带来的一系列崭新语境里,我们是否仍然对雕塑持相形逼真、吟唱把玩的态度?在技术与材质运用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对雕塑是否仍然只欣赏它的手工艺效果?最后,在当代艺术形态日渐模糊,各种艺术学科相互渗透,“雕塑”已更被看作为一种“空间艺术形态”时,我们对雕塑的传统定义是否该被更新?我们对雕塑的固有观念是否应该进一步拓展?我们是否更应该把它看作为一种广义的空间造型艺术,从而为我国公共雕塑开辟更大空间?
纯粹建筑 | 理想城市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3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