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焦点推荐 (主持:admin) [在本栏添加内容/投稿]
□ 本文发布于
2017-05-22 11:15:52

□ 阅读次数:19840

□ 纯粹建筑
□ 理想城市
□ 景观环境
□ 建筑历史
□ 建筑业界




 
墨索里尼对建筑设计的宽容
abbs
制片人乔纳森-米德斯(Jonathan Meades)先制作了一部关于纳粹德国建筑的纪录片,接着是斯大林时代建筑的纪录片。他的最新的英国广播公司4频道(BBC4)电影,把摄像机对准了意大利的“领袖”墨索里尼。

奥利弗-温赖特

“在杰里和乔以后”(After Jerry and Joe),是乔纳森-米德斯的一系列电子邮件的神秘的主题,以宣传他的最新纪录片。

乔纳森-米德斯在邮件中说:“这是第三部和最后一部有关独裁者与建筑的纪录片。”

一个居住在科尔布(Corb)的经常与机械打交道的人,对独裁者的建筑感兴趣是可以理解的。它是近20年来乔纳森-米德斯心中一个挥之不去的想法。

纪录片Jerry-Building (1994)介绍了纳粹德国的建筑;纪录片Joe-Building (2006)介绍了斯大林时代的建筑。后来,乔纳森-米德斯又制作了他的第三部,也是最后一部电影——独裁者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统治时代的意大利建筑的纪录片。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如果仅仅是因为墨索里尼,至少在他执政的第一个十年,他作为他的同胞的独裁者,对建筑不是很感兴趣的。

尽管墨索里尼起劲地审查电影制作者、作家、学者和新闻工作者,他却让建筑师做他们乐意的事情。

乔纳森-米德斯说,墨索里尼忽视了利用建筑维护他的统治。他未能利用他的权力去镇压建筑师和控制建筑师,使建筑师自愿地屈从于他的意志。

这样,在墨索里尼崛起到掌权的1922年到1930年代后期之间,在他开始加强控制之前,建筑业发展很快,表现出一种意外的健康的多元化。

当希特勒喜欢表现他的想像中的“优秀民族”的传统的俗气设计,而斯大林着迷于冷漠的巴洛克建筑的时候,墨索里尼让历史复兴主义与现代主义建筑竞争。

乔纳森-米德斯说:“墨索里尼的前后承矛盾是一种异常状况,或者也许是一种策略。”

这种设计形式的紧张状态,是从两个纪念性的遗骨埋葬地的设计开始的。它们的设计师是建筑师乔瓦尼-格雷皮(Giovanni Greppi)和雕塑家詹尼诺卡斯蒂利奥内(Giannino Castiglione)。

这两个项目仅用了几年时间建成,以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意大利死者。

Sacrario di Monte Grappa遗骨埋葬地完成于1935年。它在一个由环形的有阶梯的山上,有一个拱形大门。乔纳森-米德斯说,它是一种意大利的古老的形式。

在距此100公里的地方,Sacrario di Redipuglia墓地建成于1938年。这是另一个巨大的阶梯状墓地,它有一条看不到头的梯步,逐渐向上,变得更细和更窄,起到一种透视的效果。

但这个项目看不到历史的痕迹,建筑师的洁简的设计,使人感觉到了某种未来派的风格。
              
意大利建筑风格的多样化

乔纳森-米德斯从热那亚谈到米兰,从米兰谈到罗马以南的新城萨包迪亚(Sabaudia),这种差别非常明显。他用他特有的超现实主义的拍摄方法,将这些建筑摄入镜头。

有时,乔纳森-米德斯是全知的讲解员,以一种洪亮的嗓音讲述;有时,他又以滑稽的腔调,仿佛在嘲笑墨索里尼这个法西斯主义者支离破碎的世界观。

我们在热那亚发现了吉诺-科佩德(Gino Coppede)作品。乔纳森-米德斯说:“这是一个无可置疑的大师。他的建筑主要的是乡村风格。”

吉诺-科佩德的建筑风格跨越这个时代,给人留下永恒的印象。这是一种复兴运动。在罗马的一个花园城加巴特拉(Garbatella)发现了这种淡雅的建筑风格。

他的建筑去掉了过多的装饰,但保留了传统的基本图案。这种风格似乎试图确定一种民族的个性;一种浪漫的农民团结的粘合力。

乔纳森-米德斯说:“接下来是艺术装饰的‘大众市场现代主义’(mass-market modernism)。这具体体现在1925年的巴黎世界博览会的意大利馆。这个展览馆由墨索里尼支持的建筑师阿曼多-布拉西尼(Armando Brasini)主持。这与墨索里尼自己的狂妄自大是相配的。

墨索里尼很快被未来主义艺术家追随。这些人喜欢权力,并且迷信战争。

乔纳森-米德斯说:“我发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迷人的,这是一种礼物。”

这是一种引人入胜的调查,即使有时是密集的和混乱的,但有时忽略了一些比较突出的法西斯的建筑师,例如朱赛普-特拉尼(Giuseppe Terragni)。他的在科摩市(Como)的 法西奥大楼(Casa del Fascio),即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党部大楼,建造于1936年。楼体采用钢筋混凝土构筑,带有传统的四坡屋顶和凸角底座,后来变成了现代风格建筑早期的典范。这个建筑范例进入了建筑学院的教学大纲。

当然,没有太多的关于墨索里尼时代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虽然在都灵的地标菲亚特工厂(在电影《意大利任务》(The Italian Job)作为号召物)得到成功。它体现了在美国开始的泰罗主义(Taylorism)和福特主义(Fordism)原则。这是在美国开始的,但在意大利,这只是在极权制度下的繁荣。
  
墨索里尼的建筑留下争议

乔纳森-米德斯的电影描绘的这幅画,是一场没有真正的赢家也没有一个感兴趣的观众的战斗。

意大利建筑界的每一个小集团都说,他们的建筑正真表现了国家主义、奉献和道德热情。然而,他们都想争夺墨索里尼惟一的支持。

相反,领袖容忍这一切。

乔纳森-米德斯说,墨索里尼是一个忽视极权的专制统治者,是一个未能全面控制的独裁者,是一个把自已定位为活着的上帝,然而永运停留在奥林匹斯山斜坡下面的人。

罗马博览会新城(EUR)在罗马南部,也被人称为罗马新城。这个地点是墨索里尼1939年为筹办1942年国际博览会,以庆祝意大利的法西斯政府建立20周年而确定的,但因战争,博览会没能举办。

“意大利文化宫(the Palazzo della Civiltà Italiana)”是一座很大气的建筑,像一块白色纪念碑,屹立在山上俯瞰着罗马。罗马的达芬奇机场到市区的路上就途径这个地方。

它又被当地人称为“四方广场(colosseo quadrato)”,模仿罗马竞技场的特点,但风格更简约、现代。白色立方体式的建筑以石灰华大理石为原材料,四个立面整齐排列拱形门(窗户),数量达到 216 个,颇具气势。

这座历史建筑始建于 1935 年,由墨索里尼法西斯政府出资建造。当时意大利刚申办到 1941 年世界博览会主办权,1942 年时又逢墨索里尼政府成立二十周年,于是这位独裁者决定在罗马建一个可以用于大型会展的商业中心,并雄心勃勃地想复兴罗马帝国。

这幢建筑有另一个遗骨埋葬地的气氛。它的每一个拱形框架都张开大口,等待着墨索里尼政权的殉道者。但非常像在墨索里尼时代繁荣的被剥得精光的现代主义——是当时的一种新时尚。

乔纳森-米德斯让人诧异地没有赞扬这幢建筑。这幢建筑最近被时尚品牌芬迪(Fendi)获得,作为它的新总部。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大概是它揭示了在法西斯时代的建筑多大程度上能够不受政治的污染。

当德国和苏联迅速在抛弃了它们各自的独裁者喜欢的建筑的时候,在意大利,每一种风格都因为墨索里尼的折衷式的多元化被诅咒。

到这种程度,以致乔纳森-米德斯不疑惧与大卫-奇普菲尔德 (David Chipperfield)及其简朴的新现代主义同类讨论作品。

他完全没有指责他们是法西斯主义者,但指出,他们的建筑散发出死亡的暗示,如同冷酷的“神庙”。

图片说明:


1、从法西斯主义到时尚——意大利文化宫(Palazzo della civilta Italiana)——时尚品牌芬迪(Fendi)的新家。


2、乔纳森-米德斯在他的纪录片“Ben Building: Mussolini, Monuments and Modernism”(Ben Building: 墨索里尼,纪念碑和现代主义)中的镜头。


3、Sacrario di Monte Grappa遗骨埋葬地


4、1925年巴黎世界博览会的意大利展馆。


5、1916 年的菲亚特工厂(Fiat)。在80年代由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扩建。


6、朱赛普-特拉尼(Giuseppe Terragni)设计的在科摩市(Como)的 法西奥大楼(Casa del Fascio)
[更多评论] [更多推荐]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3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