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焦点推荐 (主持:admin) [在本栏添加内容/投稿]
□ 本文发布于
2017-07-03 10:03:24

□ 阅读次数:13755

□ 纯粹建筑
□ 理想城市
□ 景观环境
□ 建筑历史
□ 建筑业界




 
普奖得主:建筑师的工作是渗透城市
abbs
舒米-博斯

西班牙建筑师拉菲尔-莫内欧(Rafael Moneo)最近将在伦敦的皇家艺术院举行年度建筑演讲。记者舒米-博斯(Shumi Bose)在莫内欧的位于马德里的办公室里,谈论他在马德里的60年的工作。

虽然拉菲尔-莫内欧在1996 年获得了普利兹克奖(Pritzker Prize),在2003年获得了“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金奖”(RIBA Gold Medal),但正如他从事建筑工作一样,他仍然保持了和蔼、谦虚、平易近人的风度。

以下是莫内欧和记者博斯的对话:

博斯:我想,我们还是从马德里开始吧。您在这儿已经工作了几十年。

莫内欧:我从1954年以来一直在马德里,到现在已有60年。可以说,马德里是我的家乡——尽管我依然相当依恋我的出生地——纳瓦拉(Navarra)。但我的职业生涯深深地扎根在马德里。



关于建筑师与城市的遗产的关系

博斯:2012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你就建筑师与城市的遗产的关系,写了一篇伤感的文字,去配合你在马德里的许多项目的图纸。

莫内欧:我很明白,城市环境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全球化不再是等待发生的事情而是已经发生了。但我仍然认为,城市能够保留或保持一些建筑师在特定的时期的印迹。

以马德里城为例,它实际上辜负了许多建筑师——例如18世纪晚期的建筑师维兰绍瓦(Villanueva)。并不是因为他对美丽的建筑负责。虽然我认为他的普拉多博物馆是欧洲19世纪最好的建筑之一,相反,对他建立的这种模式有某种感情。主要是在建筑的比例方面和将砖和石头组合在一起的方法方面。

他的同行从他那里学到一种特殊的方法;一种自尊和竞争的意识。

这是我在世界各地的城市注意到的事情。在那里你仍然可以感觉到某些建筑师的存在。这种情况不可能再出现了;结果,建筑师现在需要扩大其业务领域去考虑整个世界。

你可以说这是怀旧,但它是美妙的日子,建筑师觉得能够在特定的城市留下他们自己踪迹——不只是为了满足建筑师自我,但更多的是因为我认为建筑师的工作与城市有密切的关系。
与城市共同生存,并且看到你的工作能够渗透这座城市,这是对建筑师最好的报偿。



博斯:就你自己来说,你在一个城市工作了60年,你能享受它的哪些东西?

莫内欧:我一直很幸运。尽管我的工作在某些情况下受到限制,大部分工作涉及到现有建筑的扩展。总的来说,我认为我很幸运,能够工作,并且和这个城市合作。

我最高兴的是,在马德里最重要的街道之一——卡斯蒂利亚大道上看到我的作品——有西班牙国际银行(BankInter,1976)、扩建的Puerta de Atocha车站(1985)、扩建的普拉多博物馆(Prado Museum ,2007)和西班牙银行(Bank of Spain ,2006)。

博斯:谈到拓展业务领域的问题,在英国有很多建筑方面的讨论,并且在政治范围内可能更多地涉及到建筑师。你对这个问题的感觉怎么样?

莫内欧: 在真正形成可能的城市规划上,我们可能缺乏自信。现在,城市是不能控制的——你必须追随其后。是在理想的条件下,按照它自身的紧迫性开发。

那就是改变城市规划者的角色,以更灵活地,在不损害整体景观,了解开发的局限的情况下,改变城市。但最终城市规划是失败的。

事实上,大多数总体规划不会持续到一个策划者的一生,所以你看到的是城市发展的片断之后的片断。所以你试图增加这种关联。然而,每一代人都试图认为,他们能够支配或有最后裁决权。


博斯:抛掉这些看法,而是承认你只有有限的观点——然而,保持一种整个城市的层次认识,去做你应该做的…在我看来,有不同的看法,可能需要接受你谈论的价值;政治家的问题,钱的问题。

莫内欧:在这一点上,我要说,即使我提到这种片断发展理念,建筑师仍然必须考虑我们所做的可以比我们实际上可能想到的有更长的时间。在建筑中,很多东西是创新支配的,并且是很短的时间就形成。

建筑在它落成之后,在它被许多媒体宣传之后,就成为过去。但一个建筑师需要考虑一种对抗这种价值观的建筑;需要考虑一种超越这种瞬间的建筑。而建筑如艺术家的作品一样,很可能是短命的。这就是今天的矛盾。

但消失的艺术品,主要是照片或某些收藏品。对建筑来说,因为它所处的经济结构,不允许你按照同样的条件来考虑。


博斯:你的作品大概会抵制这种瞬时消费现象,也许是因为它有太多不得不认识的东西,并且将它自己嵌入在过去的作品中。

莫内欧:现在的建筑师更多地卷入建筑工业,更加倾向于来自经济方面的压力,而不是倾向公共管理的合理性。建筑物的约束在某种程度上更宽松,现在,实际上更容易建设。

如果是这种情况,你留下的只是这种瞬时的力量的形象;你发现自己试图探索一种形象的价值。但不是每一幢建筑都能充当这种形象的角色。

因此,我更喜欢考虑建筑嵌入城市。所以我打算回到背景问题的研究。

当你把你的建筑留在这个城市时,你就以某种方式改变了这座城市的整个环境。因此你正在创建一个新的环境或背景,而不是被迫保持某种东西。

并且,这样也许解除了忧郁。它为那些我们称为地标的、经常是非常重要的设计留下了空间。但同时也有很多时候,建筑师可能被要求做别的事情。



关于从业经历和在美国旅行的感受

博斯:您还是一个年青的建筑师的时候,对你有重要影响的是谁?

莫内欧:现在,我们无需直接接触,就能够认识人。在我做学生的时候,我有幸和西班牙建筑师奥伊扎(Saenz de Oiza)一起工作。我还从我的历史教师巴尔巴斯(Leopoldo Torres Balbas)获得很多教益。在我与奥伊扎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去与约翰-伍重(Jorn Utzon)一道工作。

后来,回到城市,我从罗马学到了很多东西;旅行者的条件帮助了想成为一个建筑师的我。例如,在纽约的一些时间,是另一个影响。

博斯:我最近听说罗杰斯和福斯特谈论他们在七十年代中期去纽约旅行的情况。你大约在1975年同时到达纽约,纽约给你的印象怎样?

莫内欧:美国既有好的一面,又有困难的一面。欧洲给你提供了更多的保护条件。在西班牙,环绕你的条件有你的家族,你的出生地,你的文化;有分享你的思路的人们;有你的作为一个整体的社会和它的历史。

我认为,当你去美国的时候,你觉得生活是一场战斗,我确实已经经历;作为一个个体的生活较少保护,有更多的自由。但美国人有我们缺乏的东西,那就是对他们自己创立的宏伟大学的一种博爱的感情。

例如,捐款给你要上的大学,并且,作为你自己的喜爱和选择的结果,认为你将会慷慨地给予回报。我认为这是这个国家相当令人钦佩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我们还欣赏十九世纪慈善家的最后的痕迹;这事发生在纽约摩根图书馆的另一天。我思考摩根和他渴望与人们共享这一巨大的文化财富的信念;如果没有这些人?会发生什么?

这种感情过去会发生什么?最后,看到这个国家的结构,使人非常惊讶。它将科学知识变为技术能力。这实际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例如,我们生活在也许看来不那么强大的总统下面。然而,在这些总统的管理下,硅谷发展的科学和技术一直在以非常现实的方式改变我们的生活。



关于建筑业务的拓展和写作

博斯:我们来说一说“新的世界”——许多公司在新的地域,在中国、印度或中东地区找到了新的项目,难道你没被诱惑?

莫内欧:如果说我们在欧洲有维持我们特定的多样性的焦虑,这些问题在一些地方,例如在印度和中国这样的地方会更多,甚至更严重。比如,你知道印度有多少种语言;有多少个不同的“国家”?

这类事情可能太复杂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尊重这些国家,我不敢贸然进入他们的文化知识领域,因为这样将不可避免是肤浅的。就是了解西班牙自己的文化也很困难,它来自罗马,并且受到来自中东的影响…

当你开始钻研它时,你会意识到,一辈子是不够的。然后考虑了解更遥远的文化。它们甚至更古老、更复杂,并且交织在一起…



博斯:西班牙培训这了么多的年轻建筑师,有没有在这里工作的前景?

莫内欧:我们正在经历一个非常痛苦的局面。在80年代和90年代,缺乏如此多的文化和社会基础设施——医院,学校,图书馆等等——允许西班牙建筑师有机会在比较好的条件下工作;与我同一代的建筑师,以及稍微年轻的建筑师——他们现在的年龄为50岁和60年岁。
他们甚至受到希望表现他们的建筑的社会的支持。但我们的弱点是20-25%的PIB(GDP)是基于建筑业,当危机来临时,西班牙感到它处在一个非常特别的情况下。

这是一种近期资本主义在一定条件下产生的海啸。精密的金融机制出现了毛病可能是难以理解的,但当危机抵达西班牙时,这种影响是突然的;它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其影响持续了比预期的更长的时间。

现在,建筑师不管怎样必须设法生存;例如,我们曾经在这个办公室有45人以上,现在我们仅超过20人——这是由于一些工作在其他国家,否则我们甚至不会维持那些人数。

可以说,危机还可以执行“纯化”的任务。也许我们从一些角度夸大了问题。可能一个人需要以更加严重的说法,去解决真正需要解决的现实的事情;这将不会是一件坏事。

我要说的是,即使在西班牙有少量工作,允许你密切地关注,但一种不可能有正常的条件的工作——这也不是一件坏事。

这就是说,我不相信那些试探着找建筑的人,出现在这样的条件——他们不应该放弃。在经济的限制之下生活,不应该阻止他们从事高质量的工作。

同时,我们有机会和时间,使我们有更加清醒和严谨的专业实践。而且,看到国家的快速的变化和发展无疑很美好的事情。



博斯:有人说,明星建筑师“starchitects”时代正在过去;你考虑了这种说法吗?

莫内欧:建筑师经常在媒体上露面,这是因为大多数大项目都来自公共项目。如果他们开支公众的钱,当然,公众应当确切地知道,做这些事情的是谁,做的是些什么事情。

这就是建筑幻想作为文化的一个分枝渗入,因此,应该允许与艺术家同样的自由,但正如我所说的,建筑也不是一种自由表现的东西。

应该承认,建筑是按照它对社会的职责运作的,这意味着建筑师可能不需要那些名人的条件和艺术家的自由。



博斯:我想问你一些关于你的写作的问题,写作似乎对你很重要。

莫内欧:我想说的是,从某个角度来说,它越来越重要。因为写作是一种澄清自己的心智的方式……当然,我希望留下一笔任何人都能看到的遗产。

例如,最近写作我为哈佛大学的讲课稿,促使我重新考虑一些事情。一个问题是“什么是建筑师的知识”?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现在比以往更加意识到,这是非常重要的。


博斯:最后,你有什么新的东西,在伦敦皇家学院不久的会议上与我们分享?

莫内欧:我考虑了几个题目。将提供一些具有普遍性的专业运作方式,而不是我自己的作品的特殊例子。这些设计作品既普通,又独特,并且保持了它的艺术性和创新感。

要考虑一幢建筑的本质是什么。不管这已是老生常谈的建筑问题,也应当再次讨论。



图片说明:

1、西班牙建筑师拉菲尔-莫内欧(Rafael Moneo)将在伦敦的皇家艺术院举行年度建筑演讲。记者舒米-博斯(Shumi Bose)在莫内欧的位于马德里的办公室里,谈论他在马德里的60年的工作。

2、这个游乐场会议中心,是一个1800个座位的礼堂,在风景如画的巴斯克海岸,是仿照两个海滩上的岩石设计的。

3、在马德里的西班牙国际银行(BankInter):莫内欧的手绘图。

4、在圣塞瓦斯蒂安的耶稣教堂有一系列设施——包括在地下一层的超市

5、在圣塞瓦斯蒂安的耶稣教堂

6、在圣塞瓦斯蒂安的耶稣教堂

7、罗马国家艺术博物馆的高大的砖拱。

8、莫内欧在1985年扩建的马德里Puerta de Atocha车站

9、马德里街景
[更多评论] [更多推荐]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3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