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每月话题 (主持:ATD) [投稿]
□ 本文发布于
2017-05-22 11:11:37

□ 阅读次数:17545

□ 纯粹建筑
□ 理想城市
□ 景观环境
□ 建筑历史
□ 建筑业界




 
迈耶批评纽约摩天楼
abbs
安娜-温斯顿

理查德-迈耶说:“纽约最新的摩天大楼是对整个城市的不敬。”

简介:
理查德-迈耶(Richard Meier),美国建筑师,现代建筑中“白色派”的重要代表。1934年,理查德-迈耶出生于美国新泽西东北部的城市纽华克,曾就学于纽约州伊萨卡城康奈尔大学。早年曾在纽约的S.O.M建筑事务所和布劳耶事务所任职,并兼任过许多大学的教职。1963年,迈耶在纽约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其独创能力逐渐展现在家具、玻璃器皿、时钟、瓷器、框架以及烛台等方面。

批评纽约的一些新建筑

美国建筑师理查德-迈耶说,在建造摩天大楼的新浪潮中,纽约正在失去其特性。他也透露,他将考虑为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工作。

在接受媒体的专访时,82岁的理查德-迈耶说,最新建造的摩天楼正在损害这座城市。

理查德-迈耶是美国最受尊敬的建筑师之一,并且是仍然在工作的惟一的20世纪现代主义建筑师。

理查德-迈耶说:“正如伦敦有它的建筑规模一样,纽约也有它的建筑规模,而这就是使它们成为著名的城市的原因。”他的在第10大街的办公室,可以眺望有争议的哈德逊园区(Hudson Yards)开发项目。

理查德-迈耶说:“这是在开始改变纽约,这种开发方式,对整个城市是不尊重的。这里不是吉隆坡,这是纽约。纽约有它的品质,你必须尊重特定的背景。”



理查德-迈耶说,一些建筑,像拉斐尔-维诺里(Rafael Vinoly)设计的派克大街432号大厦(432 Park Avenue,)对纽约是不够“尊重”的。

理查德-迈耶将拉斐尔-维诺里设计的创纪录的派克大街432号住宅楼,以及比贾克-英格尔斯(Bjarke Ingels)设计的Via 57 West大楼,作为重点批评对象。

理查德-迈耶:“拉斐尔-维诺里的建筑是荒谬的,它们太出格了。如果你想去取一瓶牛奶,上下就要用半个小时。我不知道人们将如何生活在那里。”

在美国总统选举之前的一次对理查德-迈耶的采访中,他也透露了他对唐纳德特朗普持保留态度,但承认如果合适,他会考虑为特朗普工作。

理查德-迈耶说:“我不认为他是一个邪恶的人,所以没有理由不接近他,但我不知道他是否会是一个好的客户,”

白色建筑大师

理查德-迈耶出生在新泽西州,他作为一个大学肄业生,在纽约的康奈尔大学学习建筑。在上世纪60年代建立他自己的事务所之前,在许多知名建筑公司工作。

理查德-迈耶是“纽约五建筑师”(New York Five)团队的成员。这个团队包括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已故的迈克尔-格拉夫(Michael Graves)、约翰-赫德朱克(John Hedjuk)和查尔斯-格瓦斯米(Charles Gwathmey)。他们是受勒-柯布西耶的影响,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在美国崛起的现代主义建筑师。

理查德-迈耶在1984年获得建筑界的诺贝尔奖——普利兹克奖(Pritzker Prize)。他的获奖项目是完成不久的亚特兰大“高级艺术博物馆”( High Museum of Art )。

他早期设计的一所房子,在密歇根湖边的“道格拉斯屋”(Douglas House),最近被列入美国的“国家史迹名录”(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 。



理查德-迈耶以设计白色建筑闻名,其中最出名的是完成于1997年的洛杉矶“盖蒂中心”(Getty Center)。

现在,他的公司设计的建筑遵循同样的风格,表面以白色为主,像玻璃一样光滑。

理查德-迈耶说:“当有人来找我时,他们不只是来找建筑师,他们来,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做些什么,”他说。他们希望有一定的质量水平,他们知道我们不将是建立一幢廉价的建筑。”
迈耶最近的项目,包括演员罗温-艾金森(Rowan Atkinson)在英格兰的一幢私人住房,在韩国的 Seamarq Hotel酒店和在里约热内卢的Leblon办公楼。

该公司是目前在纽约东河的一个场地建造一幢黑色大厦,在哥伦比亚有一个住宅项目和在特拉维夫有一幢混合用途的大厦。

但理查德-迈耶说,他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是他的公司的一个挂名领导人。

他说:“我是办公室里唯一没有电脑的人。我给他们一幅草图,他们把它放在他们的电脑里。然后我标记它。”

下面是记者安娜-温斯顿采访理查德-迈耶的记录:



安娜-温斯顿:我们开始吧。你最初是如何进入建筑领域的?

理查德-迈耶:我很小的时候就决定要当一名建筑师。当时康奈尔似乎是最好的选择,它有非常好的大学本科建筑课程。

像普林斯顿、哈佛和耶鲁这样的大多数学校都有研究生课程,但他们没有本科生的课程。我比较着急,所以我去了康奈尔。

安娜-温斯顿:是什么吸引你喜欢上现代主义?

理查德-迈耶:我们生活在一个现代化的时代,所以这不是真的有选择。现代建筑是表达我们生活的时代的方式,这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

安娜-温斯顿:随着你职业生涯的发展,你认为现代主义的原则会继续下去吗?

理查德-迈耶:是的,建筑是关于空间的制作。我们穿过空间,我们存在于空间,我们共享空间——无论是内部空间还是外部空间。

建造一个空间,不仅关系到我们的时代,而且与它所处的环境有关。

安娜-温斯顿:自从你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在纽约生活以来,建筑最大的积极变化是什么?你不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理查德-迈耶:我认为主要改变的东西是建筑的规模。我从这儿向窗外看,我看到帝国大厦,我认为与城市的规模是协调的,但如果从另一个窗户向外看,我想说“噢,我的上帝”。城市规模正在变化,而不是向更好变化。

即使是帝国大厦,它周围的建筑物,你觉得有一个环境,它们是相关的。

纽约有它的规模,同样伦敦也有它的规模,那就是使城市伟大的东西。当你走从一个地区步行到另一个规模变化的地区,你感觉到相关的地平面到你周围环境的变化。

这是突然的改变——现在就是这种做法,它是失礼的。这是对整个城市的不尊重,所以我很担心,每个人都试图在这里建造一个更高的大厦。

这里不是吉隆坡,这是纽约。纽约有它的品质,你必须尊重城市的背景。

安娜-温斯顿:是什么推动人们建造更高的建筑?

理查德-迈耶:可能是土地成本。土地太贵了,你不得建造更高的建筑来降低土地的成本。
不幸的是,大部分的工作,是由开发商做,他们只考虑能用多少钱将项目做出来。

你看洛克菲勒大厦(Rockefeller Center),尽管大楼很高,但有一个属于它的一部分的开放的空间,这得感谢上帝!



这只是这个地区的一个小的珍宝,是这座城市的重要的部分。然后感谢上帝,我们有中央公园!没有中央公园我不知道这个城市会是什么样子。

建成环境和开放的公共空间之间应当有联系。

安娜-温斯顿:这个城市似乎有一个特别的问题,即目前的生活成本和住房成本。有很多著名的建筑师在这里建筑非常昂贵的公寓大楼。

理查德-迈耶:是的,太可怕了。我们建造了房屋,并且继续建造住房,但这里不再有公共住房计划了。没有公共房屋,很可笑,都是私人的,不幸的是全都很昂贵。我可以从我的公寓窗口看到,这座很薄很高的大楼。

安娜-温斯顿:拉斐尔-维诺里设计的大厦?

理查德-迈耶:对.,它是荒谬的,它超规模了。你必然要劳神费力,我不知道乘电梯上下要多少时间。如果你想出去拿一瓶牛奶,上下就要半个小时。我不知道人们将如何在那里生活。

安娜-温斯顿:你认为像纽约和伦敦这样的城市有责任要求建筑师为社会利益创造一些东西吗?

理查德-迈耶:我认为应当这样。遗憾的是,纽约市政府或伦敦市政府没有建造住房的计划,一切都是由私人开发商做。我认为这是公共住房匮乏的时代。

安娜-温斯顿:你怎么看待像BIG这样的建筑师?

理查德-迈耶:大概在一个月以前,我参加一个座谈会,我坐在比贾克-英格尔斯(Bjarke Ingels)旁边。



我以前从未见过他,听众问我:“你最喜欢的纽约建筑是什么?”、“你不喜欢什么?”,我说:“你知道纽约有一座我非常讨厌的建筑物,它在西城的第五十九大街,它和纽约是不协调的,”比贾克-英格尔斯就坐在我右边。

我说,“这不是人身攻击的,在我看来,这种建筑是不合适的。”

安娜-温斯顿:是什么使它不合适?

理查德-迈耶:它的规模,它的形式,它是如此咄咄逼人。纽约是一个网格状城市。这不是在新泽西的草甸土地,它与任何东西都不相关。

我们在博德鲁姆(Bodrum)建造这些房子,它们与我们打算在康涅狄格建造的很不相同。

气候是不同的,一间房子与另一间房子的关系是完全不同的——从地形到关于房子的一切,到他们使用房子的方式都不相同。

安娜-温斯顿:但还是有很多玻璃?

理查德-迈耶:哦,是的。它们碰巧是白色的。

安娜-温斯顿:白色是什么样的颜色?

理查德-迈耶:白色包括所有的颜色。你通过这些光线的变化,你看到了大自然的颜色,你看到我们周围的颜色,最清楚的是白色的。它永远不是一种颜色,它一直在改变。



你知道,当我回顾,没有什么我希望我没有做的事情。有一些[建筑物]我更喜欢。

我认为公共建筑是最重要的,因为它们被公众使用。可能它是一个博物馆,像“盖蒂中心”继续一直接纳成千上万的人。

人们都喜欢去那里,他们在那里感到快乐,也给了我快乐——其他的人从体验这个地方得到乐趣。

我们建造一个私人住宅,只供几个人使用;当你做一幢公共建筑时,许多人都可以享受它。

安娜-温斯顿:我可以问你要投票给谁吗?

理查德-迈耶:我不会投特朗普的票,我很难投票给希拉里,所以我想我会投自己一票。
我想我看了太多的电视,(特朗普)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同样的话,就像一张破唱片。没有什么新的,一切都一样。我不认为他会成为总统。

安娜-温斯顿:特朗普令人关注,因为他是客户——他建造了许多大建筑。你会为他设计什么吗?

理查德-迈耶:当然,我会为他设计,这要取决于是什么项目。

安娜-温斯顿:这样说来,下一幢川普大楼可能是理查德-迈耶设计吗?

理查德-迈耶:我不认为他是一个邪恶的人,所以没有理由不为他设计,但我不知道他是否会是一个好的客户。



安娜-温斯顿:你还看到许多其他知名建筑师吗?

理查德-迈耶:我见到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多些。我们曾经有一个定期的建筑师晚餐聚会,10人或12人——多年来都是男性。

扎哈-哈迪德是我们邀请参加晚宴的第一个女人,她和其他的人一样发言。吉姆-斯特林(Jim Stirling)经常来,因为他在耶鲁教书。但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聚会。

安娜-温斯顿:你提到了前不久离开我们的扎哈-哈迪德。

理查德-迈耶:太可怕了。我感到震惊,因为她去医院治疗无关紧要的支气管炎,然后她死于心脏病发作。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扎哈是伟大的,这是悲剧。

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我与矶崎新(Arata Isozaki,)是评审员,就是我们两个人,评审一个被称为“高峰”( The Peak)的项目。

我们选择以前谁也没听说过的扎哈的项目,这实际上把她放在聚光灯下。她的项目是迄今为止最好的。

她的设计是如此出色,如此独特。你会看着它,然后说:“哇,真是太棒了。”遗憾的是,它一直没有建造。

安娜-温斯顿:与你一样,她也是一个普利兹克奖获得者。赢得了普利兹克奖对你意味着什么?

理查德-迈耶:我认为,对于任何谁赢得了普利兹克奖的人来说,这个奖可以帮助他们的事业。你不能说突然电话响了,你就得到了很多工作,事实并非如此。但我认为普利兹克奖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推动。

与没有普利兹克奖的人相比,它所产生的宣传效应,使你的工作能够让更广泛的公众了解。
你看看获得普利茨克奖的建筑师的名单,他们都在做很好的工作项目。也许他们不这样认为,但我认为普利茨克奖是有帮助的。

安娜-温斯顿:这是一个男性占主导地位的名单。

理查德-迈耶:我认为是时代不同。女性在建筑方业面没有障碍,因为现在可能有其他职业。

安娜-温斯顿: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理查德-迈耶:我认为女性有平等的权利。没有人会说,“哦,我不会雇佣一个女建筑师”或说“这是男人的工作”,这是不存在的,至少这里不存在这个问题。

当我们面试应聘人员的时候,我们看的是他们的工作能力,我们不看是男人还是女人。扎哈在建筑上对妇女的权利非常强烈,但她的合伙人是男性。



安娜-温斯顿:当客户来找你时,你是不是对那个客户说“是的,我可以和你一起工作”,或者你只是说“你有钱,很好”。

理查德-迈耶:当有人来找我时,他们不只是来找建筑师,他们来了,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在做些什么。

他们希望有一定质量水平的建筑,他们知道我们不会建造廉价的建筑。

安娜-温斯顿:你有多少工作是你授权给其他团队成员——你仍然是团队的核心?

理查德-迈耶:很多时候,取决于是什么项目。我们在南美洲哥伦比亚的有一个项目,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团队在这个项目工作,但日常的事务,我并没有真正参与,我没有像往常那样多地旅行。

在这里,我只是一个挂名的首脑,我们有一个建筑师团队在做这个项目。

我们所做的不是一个人的工作,而是许多人共同努力的工作。建筑是一种协作的工作,不是一种个人的工作。

安娜-温斯顿:你试图保持你的事务所在一定的规模?

理查德-迈耶:对,.我想,大约50人吧,在40人至60人的范围内。

安娜-温斯顿:这种安排完全不同于我所知道的其他建筑师事务所,他们有这种长书桌,每个人都有一个办公桌。我想你有相当大的办公空间。

理查德-迈耶:那是因为我们过去经常制作大的图纸。现在我们在电脑上作图,我们有比我们需要更多的空间,但我们让它留在那边。

安娜-温斯顿:你们仍然在本公司制作你们的模型?

理查德-迈耶:通常情况下,如果有人正好从学校出来,我们就开始让他在模型室工作,三个月后,他们开始从事项目的工作。

这是他们了解事务所的一种方式。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必须在模型室工作,然后再去操作电脑。

安娜-温斯顿:你认为这会改变他们的理解吗?

理查德-迈耶:它使他们能够看到各个过程是什么样的,因为我们建立了很多东西的模型,当然,多数还是使用电脑。一个人联系另一个人,这不是一台或另一台电脑的问题。但我是办公室里唯一没有电脑的人。

安娜-温斯顿:你还在画草图吗?

理查德-迈耶:是的,.我将草图交给别人,他们把它放在在他们的电脑里面。然后我做进一步的修改。

安娜-温斯顿:你对现在一些学校教学的方式——学生学习首先在计算机上设计有什么看法?

理查德-迈耶:我认这种方式的主要作用让学生设计作品,而不能直接了解设计的东西的规模和具体样式。



我记得我在耶鲁教书的时候,我会到处走走,一个学生会给我看一幅图画。我说:“那是什么?”他说:“那是门。”

我说:“那扇门有多大?”他说,“哦,我不知道”,并且去电脑上查。门是有一定尺寸的,而电脑不会告诉你,只有你告诉电脑它是多大。

我认为,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这是制作图像没有充分理解它与规模的关系。不久他们学会了。我想如果你画它,你就知道它是什么。

安娜-温斯顿:目前,有没有你认为正在做特别有趣的工作或特别漂亮的工作的人?

理查德-迈耶:今天到处都有许多优秀的建筑师。我曾经说某某、某某,现在无论你去哪里,在每个国家都有漂亮的建筑正在建设。

无论是亚洲,南美洲,欧洲,美国,我认为,对品质建筑而言,这是一个好时机,对于优秀建筑师来说,也是一个好机会。如果有人设计的项目好,人们会发现他们。

人们对建筑的兴趣超过20年或30年前,公众对建筑的关注比以前更多,公众意识更强烈,人们更感兴趣。

你旅行,无论你去哪里,你做什么?你要去看建筑。不一定是当代建筑,而是向你讲述文化的建筑。

附图片9幅

1、理查德-迈耶(Richard Meier)

2、西班牙建筑师拉斐尔-维诺里(Rafael Vinoly)设计的派克大街432号大厦

3、理查德-迈耶设计的著名的项目——包括在洛杉矶的盖蒂中心 (Getty Center,1997)

4、理查德-迈耶设计的“道格拉斯屋”(Douglas House)

5、理查德-迈耶建筑事务所在纽约设计的“黑色大厦”(Black Tower)

6、理查德-迈耶建筑事务所目前在特拉维夫的一个项目。

7、理查德-迈耶在哥伦比业的一个叫做Vitrvm的楼房项目

8、理查德-迈耶的公司在南美完成的第一个项目——里约热内卢的Leblon Offices办公楼

9、理查德-迈耶建筑事务所完成的它在韩国的第一个项目——西马库酒店(Seamarq Hotel)
[更多评论] [更多话题]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3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