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每月话题 (主持:ATD) [投稿]
□ 本文发布于
2017-11-13 01:42:01

□ 阅读次数:2216

□ 纯粹建筑
□ 理想城市
□ 景观环境
□ 建筑历史
□ 建筑业界




 
克雷兹与郑州大厦
abbs
凯文-霍尔登-普拉特

公开困难和挫折的建筑师

通过在世界各大洲的建筑,登上全球舞台的先锋建筑师,经常宣扬他们的设计业绩——他们的竞争成功、获奖和引人注目的展览。

但很少说他们遇到的困难和挫折。对于这种情况,瑞士苏黎世的建筑师克里斯蒂安-克雷兹(Christian Kerez)是个例外。



克里斯蒂安-克雷兹用最基本的建筑元素做试验。从设计瑞士一个山坡上的小教堂开始,他的设计完全改变了阿尔卑斯山的环境的印象。并且,他经常制作工艺品和建筑的局部模型。

在第十二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12th International Architecture Exhibition of the Venice Biennale)上,他在设计上的突破,导致他的一个广泛的回顾展,他并且成为哈佛设计研究院的客座教授。

他在有100多名建筑师参与的设计新的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的国际竞争中,夺得第一名。但他对人们说,那是他的麻烦开始出现的时候。



虽然克里斯蒂安-克雷兹的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获胜设计模型,在威尼斯双年展和哈佛大学的一个展览上,引起热烈的评论,华沙市政方面不断地迫使克雷兹改变设计,以容纳一个新的剧院和适应华沙城市规划的其他变化。

在花费了4年的时间,在一个越来越复杂的博物馆3维数字模型中,容纳了所有这些改变之后,克雷兹申请在华沙市中心的阅兵广场(Parade Square)建造这个博物馆的许可证和建设场地。

克雷兹说:“但我们没获得建筑申请的批准。因为这个场地不完全属于我们的客户。”

克雷兹说,华沙市在阅兵广场这个场地的拥有权问题上存在争议。除非城市方面明确整个场地的所有权归属,建筑许可证永远不会颁发。

华沙阅兵广场离奇的传说

克雷兹说,然后这件事发生了离奇的转变。城市当局告诉他:“这都是你的错”。

他说:“我进了法院,他们起诉我涉案几百万美元。”事情离奇地演变,使克雷兹感觉他仿佛到了卡夫卡的小说中。



克雷兹说:“确实如此。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小说,说特别是他的小说《审判》(The Trial)中的情节,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他说:“波兰当局仍然表现出一种强权姿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1989年发生的震惊世界民主革命,使波兰成为第一个摆脱苏联控制的东欧家之后,新的现代艺术博物馆成为华沙重塑它的个性的总体规划的一部分。

建造这个博物馆的目的,是为了抵消仍然占据阅兵广场的苏联时代建造的“斯大林科学文化宫”(Stalin Palace of Culture and Science)的影响。



根据《华沙商业日报》的报道,华沙副市长杰克-沃耶霍维奇(Jacek Wojciechowicz)对波兰记者说,市政当局陷入了法律诉讼。因为“克雷兹无法将竞争的概念设计改变为现实的建筑设计”。

但克雷兹说,阻碍这个博物馆建设的惟一障碍,是建设场地的所有权争议。

先发制人的打击

华沙这座城市,担忧它破坏它的主要的法律义务,使这个场地获得一个明确的不动产头衔,可能发起它的诉讼,作为一种转移注意力的手段或先发制人的打击。

甚至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领导人都支持克雷兹的有关问题的矛盾的叙述,并且在博物馆的官方网站声明:“土地所有权问题和不完整的规划要求,证明在设计过程中难以运作,而这些因素将导致项目暂停并最终放弃该项目。”

当即将对克雷兹进行卡夫卡式(Kafkaesque)的审判的消息传遍建筑界的时候,意大利建筑杂志《多莫斯》(Domus)发出警告:“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项目的混乱历史,将使波兰在全世界名声扫地,并且使在波兰工作的外国建筑师灰心丧气。”



为《多莫斯》杂志撰稿的华沙建筑评论家和馆长马克辛-史泽林纳(Marcin Szczelina)对记者说,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项目的负责人担忧这个项目的漂亮的,但是极简主义的设计,可能不会产生所希望的“毕尔巴鄂效应”(Bilbao Effect),吸引无数的文化旅游者,并且重塑华沙的形象,因此,市政当局从持支持态度的客户,转变为克雷兹的法律诉讼者。

他说,针对克雷兹的诉讼“决不应当发生”,并且这种诉讼可能引发世界建筑师在波兰从事设计工作的恐惧——特别是如果客户是一个政府机构。

而且,如果华沙市寻求另一个全球著名的建筑师提交一个现代艺术博物馆新的设计方案,克雷兹说:“我认为它不可能找到承担这一风险业务的优秀建筑师。”

世界舆论的法庭

同时,为了向全球公众提交这个案件,克雷兹在向全球建筑学生和学者——包括麻省理工学院作演讲期间,强调了这个案件。



克里斯蒂安-克雷兹是著名的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设计和建筑系教授,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这所学校出现了许多著名的学者——包括艾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总共赢得了21项诺贝尔奖。尽管在华沙发生超现实的冲突,克雷兹在世界各地继续赢得设计竞争和建筑项目。

在法国,克雷兹被委托设计一幢大厦。这个项目是由瑞士建筑师赫尔佐格—德梅隆(Herzog and de Meuron)主导的里昂-康福伦斯区(Lyon Confluence)总体规划的一部分。两千年前,这个地区是罗马城堡;20年前,这里是工业中心。现在,这个地区将将改造成一个文化—生活区。



在巴西圣保罗,克雷兹设计了名为“帕莱索波利斯”(Paraisopolis )的450个单元的社会住房项目。他说,每个公寓都是独特的,不同于建设在70年代和80年代的类似的项目。这“仅用箱子堆叠在彼此的顶部”。

在巴西的天堂般的设计

在草拟“帕莱索波利斯”项目的设计方案之前,克雷兹仔细研究了该地区的“贫民窟”。他将这些“贫民窟”描述为“没有建筑师的建筑”。关于新的住房项目,他说:“我希望它将有同样的无限空间的概念。总是消失在下一个转角处,并且改变它的品质。”

在世界的另一边,在中国的郑州市,克雷兹与其他7位建筑师——包括爱德华多-索托-德莫拉 (Eduardo Souto de Moura) 、矶崎新-胡倩(ISOZAKI + Hu Qian)、SANAA建筑事务所、孟买建筑事务所、智利克罗茨建筑事务所(Klotz Asociados)、西班牙恩森堡建筑事务所(Ensamble Studio)、和渐近线建筑事务所(Asymptote Architecture)将设计这座城市的新区。



在这个滨水区,克雷兹创造了一个实验建筑的虚拟灯塔。为设计一幢高度为120米的大厦的基本工程原理做实验,

克雷兹说,为了在瑞士理工学院(Swiss Institute)作高层建筑历史的演讲,当他回顾纽约帝国大厦(Empire State Building)的设计时,他受到现实的冲击。这就是大多数摩天楼都采用相同的楼层和表面设计方案,以掩藏物理力量及每幢楼的工程反应。

他说:“在103层的帝国大厦,第一层承受的重量是顶层承受的重量的103倍。但是,为了抵消这些力的工程解决方案均隐藏。”

关于中国的大厦,他解释:“这是我们的设计方法开始改变的地方。我们希望使一些东西看得见。这将是建筑结构从底层到高层的引人注目的改变。到目前为止,这些东西明显隐藏在每一幢单一的高层建筑里面。

摩天楼重大的创新设计

为了说明这些基本的物理元素和建筑元素,克雷兹在他的郑州大厦模型的底层,设计了一片薄的25厘米的圆柱,有不同程度的倾斜度。

这幢大厦每上升一层,这些圆柱的数目成比例地减少。在摩天楼设计中,这种典型的结构核心,由一个在基础上升的中庭和在它的顶部的一个敞开的庭院取代。

在这幢大厦的一个比较设计方案中,克雷兹采用了一个缆绳网络,类似一个帐蓬的系绳,将高层建筑的表面与环绕这幢建筑地面的中心层连接起来。这种矩阵缆绳,就像这幢大厦内部的柱子,在这个项目的下层增加密度。

克雷兹说,这些高技术系绳,还将有助于使整个大厦在晚上变成一个巨大的发光艺术品。

这幢郑州大厦将建造一个碟形的岛屿上。这个岛位于一个湖泊的中心。未来的居民可以步行、骑自行车或乘船到达岛上。

中国和波兰成为建筑师的平台

两相比较,中国和波兰为国际建筑师展示他们的设计,创造了非常不同的平台。

在波兰,针对克雷兹的悬而未决的案件,可能引发全国的由国际建筑师进行的设计冻结。

克雷兹说,另一方面,中国进行超快速的城市化,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已成为国际建筑的一个大熔炉。



他说:“像中国中央电视台大厦和鸟巢国家体育场建筑,由著名建筑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和赫尔佐格—德梅隆推出了全新的模式。”

克雷兹说:“在中国城市化的巨大冒险中,外国建筑师在未来是否保持一个较小的,但有特色的位置,取决于每人建筑师与中国的具体条件结合的程度。这种结合,不仅在建筑方面,而且在设计方面。中国是无以论比的。”

图片说明

1、克里斯蒂安-克雷兹设计的瑞士奥伯雷尔塔小教堂(Chapel Oberrealta)。

2、克里斯蒂安-克雷兹设计的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内部。

3、克里斯蒂安-克雷兹设计的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

4、克里斯蒂安-克雷兹设计的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外观

5、克里斯蒂安-克雷兹在巴西圣保罗设计的“帕莱索波利斯”(Paraisopolis )住房

6、克里斯蒂安-克雷兹设计的郑州大厦(夜间)

7、从湖面看克里斯蒂安-克雷兹设计的郑州大厦(白天)

8、克里斯蒂安-克雷兹设计的郑州大厦(夜间细部)

9、克里斯蒂安-克雷兹设计的郑州大厦(白天)
[更多评论] [更多话题]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3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