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每月话题 (主持:ATD) [投稿]
□ 本文发布于
2017-12-12 19:20:49

□ 阅读次数:16363

□ 纯粹建筑
□ 理想城市
□ 景观环境
□ 建筑历史
□ 建筑业界




 
我们的城市都将变成死气沉沉的堪培拉?
abbs
奥利弗-温赖特

编者按:

士绅化或绅士化(Gentrification,又译中产阶级化、贵族化、或缙绅化),是社会发展中的一个现象,指一个旧城区从原本聚集低收入人士,到重建后地价及租金上升,引致较高收入人士迁入,并取代原有低收入者。

中产阶级化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北美70%的大城市经历了绅士化;欧洲的英、法、德等国家的绅士化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一些新兴国家(包括南美、以色列、南非、土耳其等)大城市也不同程度出现了绅士化特征。在全球化与快速城市化的背景下,绅士化现象在中国已经出现,并且有日益加速的趋势,有关这一城市社会空间激烈重组运动的研究也备受关注。



宜居城市的标准是什么

要使城市更加适合居住,意味许多的公园、购物中心和快乐的步行者。但现实是出现了更多单调、雷同的城市。这些城市的公共空间根本不是公众的。

宜居城市的标准是什么?你可能会认为,有很多漂亮的公园,有方便的公共交通系统,有良好的学校和医院,有宏伟的建筑,有令人兴奋的夜生活,有容易接近的乡村。

这些只是一些制定“世界上最适宜居住的城市年度表格”的机构使用的因素。但是,不知怎么地,他们都是以堪培拉作为例子。

2014年,澳大利亚的政治首都堪培拉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连续第二年评为“世界上最美好的城市”。这个结果,使北半球的观察家怀疑是否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排名颠倒了。

堪培拉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它是一个想象的美好城市。它的环形交通枢纽和零售园区,一片萧瑟无情的轴向林荫大道景观和修剪整齐的青草,点缀着肿胀的政府大厦和巨大的购物棚。它是一个看起来像让政客们规划的城市。

那么,其他的城市的排名情况怎样?经济学人智库将墨尔本排在第一位,随后是维也纳、温哥华、多伦多、阿德莱德和卡尔加里。在任何排名表上,从未提及伦敦或纽约,巴黎或香港。

可能没有你实际上想生活的适宜居住的城市。你想知道它们的主要条件,是否城区有一个空旷的广场,有擦拭干净的座椅,在那儿阅读不会受到打扰。

城市的宜居性,似乎以完全没有风险或意外,愉快或惊喜来定义。它是一种舒适指数,你能安全地行动,你知道,星巴克咖啡馆就在附近。

这些城市有一个共同点是,它们都是丹麦建筑师扬-盖尔(Jan Gehl)施展过魔法的地方。这个街道和公共空间专家走遍世界,喋喋不休地向各国的市长灌输开辟步行街和人行道咖啡厅的好处。他已成为宜居城市的守护神。

城市应当为人而存在



最近,扬-盖尔遇见了他的老朋友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英国公共领域的老前辈),还有奥雅纳建筑事务所(Arup)的规划负责人杰罗姆-弗罗斯特(Jerome Frost)。他们在《卫报》的一个直播节目中,讨论宜居城市的组成要素。笔者有幸主持。

扬-盖尔和罗杰斯分别为78岁和81岁。是研究打造宜居城市的专家,对全球的许多城市提出了建议。他们认为,推广使用自行车是最重要的。他们认为,城市应当为人而存在,而不是为汽车而存在。他们认为,人口密度和可持续性是很重要的两个问题。

哥本哈根被认为是宜居城市的榜样。在过去的50年中,哥本哈根变成了行人和自行车的天堂。扬-盖尔在这个转变中功不可没。扬-盖尔指出,哥本哈根一直位居Monocle杂志评选的宜居城市的前列。扬-盖尔的孙女现在去学校,可以不穿过一条有汽车的道路。

罗杰斯讲述了他在出版于1999年的重要文件《走向城市复兴》(Towards an Urban Renaissance)中提出的原则。这个文件是他主持英国“城市工作组”(Urban Task Force)工作,指导英国城市复兴以来的产物。

他说,应当在棕色地带(工业废弃地)建造高层建筑,以文化建筑、公寓和更好的公共空间,吸引人们回到城中心;投资公共交通,并且在交通枢纽地区进行建设。

他们的价值观很难反驳:这都是以人为中心的常识。如果到处都有点像意大利的锡耶纳(Siena),一切都将是不错的。

扬-盖尔说:“有人说,行人专用区在哥本哈根没有用,因为我们是丹麦人,不是意大利人。但现在我们比意大利人更意大利人。”一个满意的微笑掠过他的脸庞。

但是,从扬-盖尔和罗杰斯在20多年前提出他们的城市结构设想以来,许多城市发生的变化各不相同。

在他们的有影响的,非常诱人的文章中,很少提及任何权力和冲突的问题,也没有提及谁或什么将驱动开发。没有确认他们的新城市构想,可能以某些东西为代价。

建筑师对公共空间作用有限



接受由罗杰斯和扬-盖尔举起的公共空间的圣杯为终极好事:混凝土和花岗岩的广场与市民共享的抽象概念结合在一起。扬-盖尔说;“如果人们能够在街上相互交流,对民主政治是有利的。

但人们忽略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伦敦已经在过去的十年中修建了许多漂亮的新的公共空间,但事实上他们不是公共的–他们是私有领域的扩展,公众进入是有条件的。

在新的有喷泉的谷仓广场(Granary Square)的前面,有一个指示牌:欢迎来到国王十字车站(King’s Cross),请好好地享用这个私人财产。

在罗杰斯设计的“奶酪刨大厦”(Cheesegrater)的下面,安排一个高度很高的空间,可能是说服开发商做出的前所未有的让步。但它和一个没有围墙的办公空间没有差别。

这是另一个私人区域,以草地装饰,由Broadgate Estates房地产公司经管。这家公司在2011年依法驱逐了帕特诺斯特广场(Paternoster Square)的占领抗议者。

在清除了抗议者之后,他们树立了一个告示牌:“帕特诺斯特广场是私人土地。任何许可公众进入或穿过这土地的规定立即撤销。没有暗示或明示许可进入该处所或其任何部分。任何进入都将构成侵权行为。”

笔者向罗杰斯讲述了这个问题,并且说,“奶酪刨广场”(Cheesegrater Square)作为私人空间的规定将来会取消吗?

他说:“从理论上说,所有的公共空间都应该是公众的。但我们生活在一个由极端的资本家操纵的资本主义世界。有‘半公众空间’总比完全没有公共空间好。作为建筑师,我们起的作用是有限的。”

在过去的几年,当罗杰斯的事务所在伦敦设计的建筑物遇到类似的挑战时,他做出同样的回应。

海德公园一号(One Hyde Park)、Neo-Bankside公寓楼、Riverlight公寓楼,是伦敦最豪华的公寓楼。它们的大部分房间无人问津。

1997,罗杰斯指责他在洛杉矶看到的封闭的社区的不良影响,这种社区把富人与穷人隔离,使公民这个字眼变了味。

罗杰斯在他的著作《小小地球上的城市》(Cities for a Small Planet)中写道:一种新型的城堡出现了,有密码门、防弹屏风,还有防弹百叶窗。

罗杰斯说:你不能阻止私人楼房设置监控。一个200人的事务所在全球工作,你不得不接受每一项委托。而作为一个上议院的成员,有提出这些问题的机会。

如何不过度中产阶级化



城市衰退期的另一个问题,是怎样在不鼓励过度中产阶级化的前提下,促进城市复兴。
询问建筑师关于中产阶级化的问题——特别是询问定位于城市品质咨询的建筑事务关于中产阶级化的问题,有点像询问甜点心制造商怎样减少肥胖症的问题。

自然,他们是中产阶级化的代理人;是消除为更富有的居民让路,从而取代低收入的人群的城市润滑油的承办商。他们受公共机构和私人开发商雇用,去改变“价值进步”。

这既不是一个新的现象,也不是一个异常的现象,但今年显得尤为及时:中产队级化这个名词是50年前创造出来的,首先出现在在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家鲁思-格拉斯(Ruth Glass)的有先见之明的著作中。

鲁思-格拉斯在研究了诺丁山地区(Notting Hill)、伊斯灵顿地区(Islington )从蓝领工人街区到中产阶极的集中地的快速变化之后,于1964年在她的书中写道:“伦敦可能出现罕见的抱怨。”

她说:“这座城市的中心区可能很快就面临困难的选择——这将被证明是一个问题。”市中心区的房屋变得豪华和昂贵是不可想象的。但50年过去了,我们已经超出了她预测的最可怕的噩梦。

最近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在伦敦的金融精英涌入后,伊斯灵顿地区出现一波“超级中产阶级化”(supergentrification,)浪潮,这意味着中产阶级职业家庭可能负担不起在这里居住的费用。

这份报告说,在这个十年结束的时候,那些不符合租住社会住房的条件的人,将需要每年挣得90,000英镑,才能在这里租赁住房。

这份报告说,“这会让伊斯灵顿地区两极分化——非常富有的家庭在顶部,中间的是年轻的打工者和没有孩子的人,那些低收入的人处于底层,生活在社会住房里。”

但有了更好的道路、更好的公园,在商业区有了更多的连锁餐厅,加上当地商业开发区私人安全和服务改善–它无疑会更宜居。距离堪培拉之梦只有一步。

据英国“卫报”网站

附图片4幅

1、在烟雾中的堪培拉。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连续第二年名列经合组织(OECD)的“最宜居城市”名单。

2、哥本哈根——丹麦的行人和自行车的天堂。

3、由罗杰斯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伦敦“奶酪刨大厦”(Cheesegrater)下面的“公共空间”。

4、皇家骑兵(Household Cavalry)列队通过伦敦的海德公园1号(One Hyde Park)豪华公寓。
[更多评论] [更多话题]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8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