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APP 帮助链 此刻在 Master 建筑瀑布 建筑师 ATD a+u EL domus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每月话题 (主持:ATD) [投稿]
□ 本文发布于
2020-06-06 14:17:14

□ 阅读次数:13977

□ 纯粹建筑
□ 理想城市
□ 景观环境
□ 建筑历史
□ 建筑业界




 
更大、更自由:欧洲青年建筑师选择中国
abbs
奥斯卡-霍兰

迅速增长的中国建筑市场为欧洲建筑师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他们纷纷到中国来展示和锻炼自己的才能。

新一代建筑师想来碰碰运气

建筑师阿林娜-瓦尔卡斯(Alina Valcarce)来中国的第一天就开始在一个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城市,设计一个170万平方英尺的项目。
她为距离上海300公里的金华市的一个三幢大楼项目做的设计方案,在比赛中获胜。她只有24岁。

这位古巴出生的西班牙人建筑师回忆说:“我刚到办公室,他们说,‘你需要领导这个项目,’”
“太疯狂了。我一年大概开发了20个项目,混合使用的建筑物,购物中心,酒店大楼,办公楼——全是巨大的开发项目。”

瓦尔卡斯相信,在她毕业的班级的大多数人,都未能找到在建筑行业的工作。



她说,那些能够在欧洲获得工作的人,现在正在从事她认为不那么有趣或具有挑战性的项目——“翻修项目和更基本的建筑项目”。

2011年,阿林娜-瓦尔卡斯转移到中国,当时欧洲处于经济衰退的深渊。受灾最严重的国家(包括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希腊)的年轻建筑师面临着更少的就业机会和更低的工资。

在瓦尔卡斯以前工作的西班牙,房地产泡沫已经破裂,在短短的三年里,建筑市场几乎变小了一半。

然而,根据政府的数字。在相同的三年中,中国的建筑业增长了约90%。后奥运建筑热潮如火如荼,外国建筑师的需求量很大。

虽然大公司-——像“明星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和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在2000年代在中国取得了成功,欧洲经济衰退促使新一代的毕业生也想在中国碰碰运气。

瓦尔卡斯说:“我是在西班牙市场开始衰退之后,来到这里的第一人,之后,有一波欧洲建筑师来到中国。中国开发商正在寻找外国人来进行他们的项目——他们想要一种特殊的设计,他们认为他们不能从当地建筑师那里得到。”

瓦尔卡斯在中国期间,收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客户请求。在SURE Architecture建筑事务所时,她说该公司被要求设计一个水滴形状的艺术画廊。

这些“特别”的设计往往是现代主义的玻璃和钢的展示。客户的要求也变得“古怪”,建筑往往是与现代中国相关的类型,瓦尔卡斯回忆被要求设计一个水滴形状的艺术画廊。他们生意兴隆。

瓦尔卡斯说:“我们的办公室,开始为四人,但很快变成20人,”她在中国工作的第一个公司是SURE Architecture建筑事务所。她说:“我们完全超负荷工作。”

可以更好地发挥才能

对于现年31岁的瓦尔卡斯来说,赌博得到了回报。目前她是澳大利亚公司GroupGSA建筑事务所的北京办事处的负责人,她曾在比她认为在欧洲更有可能性的、更大的、更雄心勃勃的项目工作。

这其中包括最近建设在张家口的一个滑雪斜坡状的展览中心。

37岁的意大利建筑师尼科拉-萨拉迪诺(Nicola Saladino)从伦敦来到北京,他说,在中国有创造的条件。他的专业有很大的自由。



他说:“人们做这些建筑类型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很困难。”。

“不是因为这些项目更昂贵,而是因为它们真的很大胆。世界各地的建筑办事处来中国,是因为他们有机会做他们不能在自己的国家做的事情。”

感觉到这种潜力,尼科拉-萨拉迪诺与合伙人在天安门广场南一公里的一个翻新四合院里,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再混合工作室”(reMIX studio)。

除了设计新建筑——从一个750000平方英尺的学校,到辽宁省的几何形状的马戏楼——他的公司还在城市规划和修复工程方面工作。

尽管财大气粗的开发商提供设计自由(“你的客户不在乎预算”),尼科拉-萨拉迪诺也指出,他们受益于中国的宽松的规划法规和对新创意的开放态度。

他说:“在中国,你可以产生影响,我们完全可以重新思考我们的城市项目模型。”

“如果你受到历史遗产保护的限制,你只能局限于你所能做出的改变。但是如果你计划在中国农村设计一个全新的城市,你真的可以挑战传统模式,拿出一些全新的东西。”

“并且,人们通常不要求允许扩大或重建他们的房子,他们只是将就居住,”

然而所有的建筑师接受采访时,表达了在中国工作的类似的挫折。最常见的抱怨是,建筑质量低劣和开发商在设计阶段取消项目的习惯。
“当你去看很酷的建筑,开始看施工质量,它可能是非常低的,”瓦尔卡斯说,他的上述获奖设计在金华从来没有成为现实。

“很多项目最终没有建成,开发商很容易改变他们的想法。或者它们最终是由一个设计稍微有点不同的其他人建造。”

选择留在中国

欧洲建筑师协会(ACE)秘书长伊恩-普里查德(Ian Pritchard)说,如果他们选择回国,在中国的欧洲建筑师会找到越来越强劲的就业市场。

ACE最近对该行业的研究报告说,2014年至2016年间,欧洲大陆的建筑业增长了12%。

虽然市场仍低于经济衰退前的水平,ACE在欧洲各国对大约30000名建筑师的调查发现,大多数人预期他们的工作量在2017年增加(除了英国和意大利,它们每1000人中建筑师的数量是欧盟平均水平的2.5倍以上)。

普里查德说:“我听说,在爱尔兰,一旦市场再次繁荣起来,建筑公司就发现他们在国内很忙。人们纷纷到海外去,应对国内市场的高峰和低谷…但不是每个人都把自己作为一个永久性的移民。”



三十岁的建筑师安娜-皮皮利斯(Anna Pipilis)在中国呆了三年多,最近回到了她的家乡希腊。虽然还没有开拓欧洲的就业市场,安娜-皮皮利斯认为,她的经历,包括在安徽省的一个大型住宅项目,与著名的中国建筑公司MAD合作,使她比她的同龄人有更强的地位。

她说:“在中国的步调是疯狂的快,所以,在建筑业务方面,我已经做了很多,最重要的是,我经历了一个项目的不同阶段——从概念设计到建设——这就是使你更有经验。如果我留在欧洲,也许我会在一个领域(建筑领域)有更多的经验,但不是所有的领域”

但欧洲复苏并不是促使建筑师重返欧洲的唯一因素。中国的建筑市场也在冷却。有报道称,国际设计公司削减了在中国办事处的员工和薪水,一些人认为海外建筑师的黄金时代即将结束。

瓦尔卡斯说:“2015年,很多外国人决定去中国,当我到达这里时,我认识50个或60个欧洲建筑师。现在不多了。大家都走了。”

尼科拉-萨拉迪诺说,除了经济因素,文化的变化也改变了中国市场,中国领导人呼吁结束“崇洋媚外”的建筑,西方建筑师的魅力可能逐渐缩小。

尼科拉-萨拉迪诺说:“当我到达时,客户的任何重大项目都需要外国人。朋友们邀请我参加会议只是为了‘展示我的面孔’,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在国外学习建筑,然后回国。他们并不同样的敬畏西方人。”

“我们也看到一个更加保守的回归,历史的建筑风格对10年前现代主义的过度反应。”

一些在中国的外国建筑师正在设法平安通过这场暴风雪。由于她的事业“令人惊讶”,在可预见的未来,瓦尔卡斯希望留在北京。尼科拉-萨拉迪诺也打算留下来,在中国建立一个家庭。



但这个意大利人也想扩大他在欧洲的业务。总部在中国的公司在西方开展业务,有效地扭转传统的人才流动,也是希腊人安娜-皮皮利斯的一个想法。

安娜-皮皮利斯说:“我的工作室 (Studio O)在中国,一直想适当的时候在欧洲开展业务。”

有可能这种非常有趣的跨学科和跨文化的方法,从欧洲到中国,然后带回欧洲,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否则它会在转变中迷失。”


本文原作者为, CNN驻北京记者奥斯卡-霍兰 (Oscar Holland)


附图片4幅

1、浙江金华太古工艺广场(Jinhua Taigu Craft Plaza)。

2、瓦尔卡斯在中国期间,收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客户请求。在SURE Architecture建筑事务所时,她说该公司被要求设计一个水滴形状的艺术画廊。

3、澳大利亚GroupGSA建筑事务所在张家口市崇礼县设计的会展中心

4、建筑师尼科拉-萨拉迪诺在工作。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更多话题]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蜀ICP备09027272
Copyright © 1998-2020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